帘十里微博删除的肉 难逃(h)-清糖类似

发布日期:2019-10-23 09:36   来源:未知   阅读:

  逆妖月不耐烦地冷叱一声,打断了傅鬼殇。他血瞳冰冷,似是蓄着万里狂风:“你当真以为,苍山现在已经是孤立无援了么?这渺渺仙界,当真会放着苍山不管,对我们的挑衅坐视不理,以求明哲保身?哼,你太小瞧仙界了!”

  傅鬼殇闻言,面色一下就凝重起来,头上冷汗涔涔:“是属下目光短浅,险些误了大计,还望魔尊明示!”

  逆妖月又缓缓地将身子斜倚在了软榻之上,面上神情捉摸不透,开口道:“应承下去,于今日戌时在苍山门外会晤,顺便也将妖魔们都整顿整顿。”

  “是。”傅鬼殇虽是应下,可却并没有立刻退下,而是吞吞吐吐,“…魔尊,属下还是不懂,即便仙界会来相救,但此时却还没有动静,他们唯一的对策也只有每日正面进攻而已,且都已被我们挡下,那…我们为何还要接这和战书?”

  “据密探来报,云风山的御魔队伍已于昨晚到达了苍山脚下。云风山从来就不是什么好惹的存在,尤其是听说此次带队的还是云风山大弟子溪允和白君离亲传徒弟沐莲,就更加不好收场了。”逆妖月妖娆的凤眸中一片晦暗,“云风山身为众仙山之首,既已到达,便绝不会对此事袖手旁观。而之所以他们至今还未露面,这也只能说明,仙界中人已经有了更为巧妙的方法。”

  逆妖月说完之后沉默了久久久久,傅鬼殇便也神情严肃的退下了。逆妖月血红的眸子中一片迷离,诡异迷幻,不可猜测。

  下午戌时一到,双方人马便聚齐在苍山门外了。逆妖月隐在红纱软帐当中,被众星捧月一般围在最前面,而在软塌的旁边,则是黑衣鬼纹的傅鬼殇。

  反观之仙界这边,苍山掌门带着五位长老严阵以待,身后跟着所有苍山的弟子,一个个神情悲壮,面对着妖魔却又是有着滔天的恨意。其余门派的弟子们都悄悄地隐匿在了苍山之中,各门派代表也都在暗中筹谋窥视,唯有沐莲,一袭粉衣,不躲不避,傲然立于苍山之中。

  苍山掌门微微上前半步,扬声开口:“魔尊,傅护法,老朽这厢有礼了。近日以来,妖魔专攻我苍山,日夜相扰,不眠不休,老朽在御魔之时同也万分不解,为何,妖魔要专攻于我苍山,可是先前多有得罪?”